首頁愛情愛情故事
搜索 導航

情竇初開的愛情

  她現在才知道,在那個青蔥的歲月里,他對她的愛情和她對張老師的愛情都是一場青春期的夢。

  高中那三年,他像一個大哥哥一樣地照顧她,她也真的把他當成親哥哥一樣的看待。他對她的好,同學們都看到,有時候,有人會戲謔地說他愛上了她,可她就是不承認,說兩人是兄妹,他是哥哥,關心她這個妹妹是應該的。她說的這些話有人傳到他的耳里,他聽了笑笑,什么都沒說。其實同學們說的沒有錯,他真的是喜歡她,就像她心里喜歡新來的張老師一樣。

  她第一次見到張老師,是在高二開學幾天后,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;校長帶著一個男生走進教室,經過校長的一番介紹,她才知道,這個看起來和大家年齡差不多的男孩,就是他們新來的化學老師。第一次聽張老師的課,她被他講課的樣子迷住了,他的聲音好有男人的磁感,微笑卻像暖陽,每一次聽他的課,她的心竟然不能自主“蹦蹦”的亂跳,她望著他的眼神迷離而羞澀,心里會胡思亂想,后來她極力地想把自己的心導回正軌,卻發現它已經紋絲不動了。

  張老師比她們那屆的學生才大幾歲,他多才多藝,會拉小提琴、愛好唱歌。說話風趣幽默,在學生中很有親和力,常常組織學生參加課外的各種活動。而她和他都是張老師的粉絲,所以在那個年代,她照的集體相片中,相片里有她,就一定有張老師和他在里面,她總愛站在張老師的身邊,而他又總愛站在她的身邊。他是張老師的粉絲也是她的粉絲,整天圍著她的身邊轉,天氣熱,上晚修時他會給她買來清補涼,有一次,他又給她買來清補涼,張老師正好來教室檢查紀律,看見她在吃清補涼,看了他一眼,然后又望了她一眼,她覺的張老師的那眼神里好像看穿了什么似的?事后她對他說:“以后別在給她買清補涼了,她已經吃膩了。”他很聽她的話,果然不再買了。那一年,她和他都沒有考上大學,她進了一家工廠上班,而他卻回學校復讀。

  第二年,他考上了大學,在去上大學前,他一個人到工廠來找她,她和他去外面飯店吃飯。飯才吃到一半的時,他突然就對她說:“你知道嗎?從我見你的第一眼開始,我就喜歡上了你,以前我總不敢說,覺得配不上你,現在我考上大學了,我覺的應該有資格對你說了。”

  當時她真的不知所措,只好謊稱頭疼,他把她送回宿舍,然后又去給她買藥,反復的叮囑她要記住吃藥,最后才離開。雖然他那次對她的表白沒有下文,但是他對她的態度一直是沒有變,他上了大學,常常給她寫信,不時地寄些小禮物給她,在他的信里,很瑣碎的告訴她,他在大學里每一件有趣的事,還給她寄了很多風景優美的明信片。

  她雖然離開了學校,但是心里還是想著張老師;有一天,她突然聽到張老師要結婚了,她發瘋似的奔回宿舍,蓋上被子哭了一天一夜,即使是這樣,她心里還是無法的釋懷,整個人無精打采的,直到幾個月后,她遇見了一個長的和張老師有些像的男人;她的心很快就被這個男人俘虜了,答應嫁給這個男人。不知道是因為什么緣故,總之,她給他寫信,告訴他說她要結婚的消息。這封信寄出后,她再也沒有收到他的來信了。

  婚后,她并不幸福,她發現,這個長的像張老師的男人,并不能給她帶來幸福;常常呼朋引伴到家里來喝酒抽煙,酒足飯飽后就打牌,家務活一點都不做,兩人天天吵架。要不是因為有了孩子,她早就跟這個男人離了。

  日子就這么一天天過著,孩子長大了。她再一次見到他的時候,時間已經過了二十五個年頭。他性格變了,變的開朗風趣;與他聊天,沒有壓力,感覺很是輕松。末了,不知道他為什么就問了她一句:“你有張老師的聯系電話嗎?”

  她搖了搖頭,說實在的,她剛結婚的時候,受了男人的氣,心里會想著張老師,對著張老師的相片偷偷地哭。哭多了,加上沒有人疼愛,她自己就變的堅強起來。

  他把張老師的電話號碼給了她。至從有了張老師的電話后,她的心里又起了漣漪,她有時看著張老師的電話號碼,會自言自語地說“要不要打這個電話呢?”這個問題一直困擾了她好些日子,直到有一天,她正好出差到張老師的那個城市,實在忍不住了,于是撥打了電話。

  沒有想到,她結結巴巴的在電話里自我介紹后,從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沙啞的聲音,她認為是打錯了電話,頓了頓,沒有想到張老師聽到她說出了自己的名字時,情緒很是激動。張老師約她在一家飯店吃飯,二十多年沒見,她來到飯店,沒有認出張老師,而張老師卻認出她。張老師早已經不做老師了,現在是省某廳處的一位處長,頭發白了,身體發福了,對煙酒都上了癮。他滔滔不絕地給她講著他這二十多年來艱難的的從政之路,最后感嘆地說:“現在終于能夠安心地過上好日子了。”

  那次后,她和張老師再也沒有聯系過,當然她也沒有和他通電話,不過她時常會去高中的那個微信群里看看,他是群主,天天都來群里報到,而她在群里只是一個潛水者。

  有一天她在群里寫了這么的一段話:青春期是一次自我完成的行為,初戀時,與其說是我們愛著那個真實的人,不如說我們愛著自己心中關于愛情的理想的偶像,愛著愛情中的自己,愛著那種愛情的感覺,我們會為愛情如癡似醉,醞釀著人生初次也是最高強度的癲狂,不是有人說愛情是一種疾病嗎?那么愛情就是感冒、是發燒——青春期一次美麗的發燒。

  他在微信里也給她回了這樣的一段話:初戀,是如此的美麗、純粹,美麗的像真空中的鮮花,注定不能在塵世中存活,唯其如此,愛情才顯的可望而不可及,令我們終生流連,而現世的我們,大病初愈,從此將走上紅塵中無數人走過的婚姻之路,并不完美,但生生不息。(文/周曉嬌)

相關文章更多 »
熱門文章
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